胶州网 > 武侠修真 > 仙宫 >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劫印契约

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劫印契约

小店之中,叶天又和老人闲聊了一会,大多是听老蝉吹嘘那些光辉伟绩,以及介绍蝉蜕的用法和注意事项。

这两样,叶天早就听出茧子了。

他只管摆弄刚刚到手的宝贝,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接话。

最后叶天觉得差不多了,拿起东西喊了一句:“老蝉头,我走了。”

说完,他就猴子一样地向外跑去。

在叶天走出小店时,老蝉突然喊了一句:“臭小子,别死了!”

叶天头也不转,将右手举过头顶,然后重重一握拳。

之后,他就走出杂货店。

停下脚步,叶天回头仔细地看了杂货店一眼。

他像是要将这店这人牢牢地刻在脑海里。

之后,叶天头也不回地回到住处,然后迫不及待地试验起蝉蜕的效果。

难怪修士死追着兽王不放。

房间中,叶天看着镜子中那个连气息都改变的自己,啧啧称奇。

如今的他变成了一个神情阴郁、眼神锐利的中年男子,和之前判若两人,身高也是增加了不少。

这就是蝉蜕的神效,堪比聊斋中的画皮。

这玩意甚至还具有不弱的防御力,

他越发感叹这个世界的诡秘和神奇。

对修士来说,打死妖兽,不但能够获得大量资源,快速提升实力,有时候还会获得一些匪夷所思的收获。

比如击杀一些极为少见的兽王,就能获得各种珍贵的材料。

用这些材料制成的宝物,比如这鱼刺、蝉蜕,也能提升修士实力,价格也十分的可观。

正因为于公于私都大有好处,军团修士会成为一门经久不衰的行业。

像金峰军团这种顶级势力,一年收入养活半城的人都不夸张。

叶天小心翼翼地脱下蝉蜕。

马甲的身份就靠这玩意了,老蝉做蝉蜕是有一手的。

这材料也是没话说,是天尊后期级的兽王。

只有强力神通和同等级的宝物能够看穿,绝对靠谱。

看着手上的蝉蜕,叶天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心想道:“东西真是好东西,就是这名字一般,老蝉的手艺没话说,取名的水平,就……”

好“神装”到手,准备开战。

皇都光元城郊区,吴家秘密修炼室,下午三点。

修行室中,吴道德这个年轻的天尊修士正专心练剑。

剑光刺目,如雷如电。

这一手剑法在天尊修士中,堪称无敌。

满脸自得的吴道德华服贵冠,样貌不差,只是那邪气狂妄的双眼破坏了气质。

然后,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凭空出现在房间中。

吴道德身体一震,长剑一抖,惊声道:“你是什么人?你想干什么?”

他竟然不知道这人是何时出现在自己房间。

来者到底是人是鬼?

突兀出现的中年男子气质不俗,一双眼更是如同寒潭一样。

此时,中年男子用低沉的声音说道:

“我是无名,无我无名的无名。

我来只为一件事。

你的灵矿日进斗金,手底下的矿工却连续莫名失踪,而且失踪的都是从外地迁过来的年轻巫民。

那几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天天哭,眼都快哭瞎了。

她们说你骗那些无依无靠的人签下奴隶契约,逼他们在恶劣没有保障的矿洞中日夜劳作,有这回事吗?”

吴道德用心感知了一下中年男子的气息,然后洒然一笑道:

“不错!是有这事,有什么问题吗?

他们都是签了契约的,既然想赚钱,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?

你一个刚刚晋升天尊中期的修士,灵光又稀薄的废物,也敢对皇都吴家指手画脚?

这都是命。那些废物巫民只能怨他们生的不好!而你的命也是——死!”

话音落下,吴道德挥手一剑斩出。

这一剑迅如闪电,正是吴家绝学南极剑法。

一剑斩出,吴道德就感受到了熟悉的宝剑划过**的快感。

然后,他就看到那个十分嚣张的中年男子直直地倒了下去。

这一剑径直划开了对方的脖颈,鲜血不要钱一样的涌了出来。

“一剑毙命,哈哈哈!”吴道德狂笑一声,“蠢货,我吴家的南极剑法是无敌的!”

忽然间,他感到喉头一阵甜咸。

“哇!”的一声,吴道德莫名地口吐鲜血,身体打横飞出。

前一刻还意气风发的吴道德,下一刻就如同破麻袋一样摔倒在地。

倒地后他连站都站不起来,一滴灵气和力气都没有了。

我是谁?我在那?我受伤了?

谁打了我,我又打了谁?

吴道德彻底迷茫了。

就在这时,一个让他万分恐惧的声音传到耳中:“小问号你现在是不是有很多东西?”

脸色苍白的吴道德颤抖着身体抬头看去,然后马上瞪大双眼。

那样子就跟看到了鬼一样。

实际上,也跟看到鬼差不多。

刚刚浑身飙血的中年男人无名正完好无损地站在那,用戏虐的语气道:“看来你那无敌的剑法也救不了你。”

“你……我……”头晕目眩的吴道德一脸懵逼:“你有天赋神通?这不可能。我明明看到你死了,那不可能是假的。”

无名不屑一笑,冷声道:“那只是我超越时间的幻影。”

“你所看到的真实,只是你所以为的真实。

刚刚你说这都是命,确实命运是无情的作家,我们每个人都被这个贱人安排地明明白白。

既然这样,那就超越命运。超越命运、改写真实,这就是我的神通。

在我的神通面前,你所有的挣扎和所谓的命运都是徒劳的,注定成为泡影。”

“不可能有这么无敌的神通!太荒谬了!”吴道德惊怒道:“你怎么可能有这么不合理的神通,凭什么?”

“就凭我是你爸爸!”无名打了个响指,顿时他的手上凭空出现了一张白纸。

接着,无名将契约扔到吴道德面前:“签名!”

“这契约……”口吐鲜血的吴道德艰难抬头看去。

契约甲方栏写着爸爸,乙方栏空着。

除此之外,整张契约上就只有一行大字:“本契约一切解释权归甲方爸爸。”

无名冷笑一声:“你觉得不公?晚了!你弄奴隶契约的时候怎么不说了?”

说完,他强行抓着吴道德的手,沾上鲜血在乙方栏上按上手印。

看着带血契约,无名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钱货两讫,童叟无欺。”

“当啷”一声脆响,他看也不看地扔出一枚铜币。

看着那枚滚落在地的铜板,吴道德预感到了自己悲惨的命运。

那比死亡还可怕。

他无助地流下两行清泪。

吴道德绝望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吗?”无名微微一笑:“我是恶人的救世主,也是你的老板,你的福音,你的祖宗。”

“我……会怎么样?”吴道德艰难喘息着。

无名微微一笑:“你猜!”

“你……”吴道德再次吐出一口鲜血,两眼一闭昏了过去。

接着在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操控下,他整个人竟然变成了一张纯白图卷。